人生就是博

这个时候要么找个小房间躺在椅子上休息一下

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0-04-10

  新浪娱乐讯 陈晓东[微博]说,对于媒体的访问,他永远没有头绪。“大家都很喜欢拿以往的片段来问我,但我早已改变了,所以我不知道是否需要解释。”

  在很多人心目中,直接把《兰陵王》算做了陈晓东的回归之作,这并非是指他曾离开。因为如果不是他的忠实粉丝,人们很容易将对他的印象,从那个唱着《比我幸福》的深情帅气歌手,直接跳到《兰陵王》中霸气腹黑的宇文邕。其实中间缺失的这些年,陈晓东从来没有刻意淡出。他一直参与着影视剧的拍摄,但并不追求高产,他也发行过几张国语粤语的专辑,仅惜传唱度并不高。特别是,他会尽力回避所有和他过往经历有关的访谈与新闻,这让他轻易的不再成为公众娱乐八卦的焦点。

  在外界看来,曾经迅速走红的陈晓东在事业受到影响后,始终缺乏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起跳点。但或许陈晓东本身也并非强求之人。“你们总是想太多了。”陈晓东说,“我没有一定要拍到什么样的角色。”但他同时也表示,“宇文邕”带来的影响超乎他的想象。

  在拍摄《兰陵王》期间,陈晓东签下了华谊公司的经纪约。此后,他接拍了《加油爱人》、《幸福爱人》两部剧集。起初,《加油爱人》的收视平平,据悉湖南卫视[微博]亦曾考虑过删减《幸福爱人》的集数,但未曾想后者的收视表现又奋起直追,这让湖南卫视临时改变了主意,并继续排播下去。对于角色的选择,陈晓东并不愿意进行解读。“你们问我为什么,其实没有必要,只要看到我一步一步走,就可以了。”

  他强调,阶段与角色的扮演很有关系。“很多时候,刻意也没有用,不是你刻意就能成的。”陈晓东说。

  对于过去,陈晓东的态度泾渭分明。谈及曾在TVB拍摄的第一部电视剧,他可以从化妆间洗脸用的大桶蜡到休息间里窄小的躺椅,从每天只能睡2个小时到家里永远需要打上好几次的热水器,滔滔不绝的说上20分钟。而一旦涉及他曾经历的人生起伏,他立刻会敏感的关闭掉那时间对话的气场。

  “嗯。”他点点头,并不继续接下去。氛围时常生硬的尴尬起来。有时他也多说一点:“不知道讲的意义在哪儿。”“某年某月你跌倒了,是为什么,那就跌倒了呗。”

  1995年,陈晓东出道即被媒体封为香港四大天王的最佳接班人,并迅速成为香港乐坛世纪末最受欢迎的年轻偶像之一。在他的事业上,曾出现过两位“萧何”。伯乐戴思聪领他出道,签下长达九年的经纪人合约,并令他一炮而红。但随后陈晓东因不堪工作重负,以700万元与之解约。陈晓东卷入与老师反目成仇的是非中,事业相应受到影响。

  1999年,陈晓东又与好友梁少英签下了五年经纪人合约。眼看事业开始重新上升。但在2000年1月10日,梁少英从住所的22楼跃下身亡,外界盛传她是为情自杀,而她暗恋的人就是陈晓东。原本有望再次起飞的事业,又差了这么“一口气”。

  2000年,陈晓东与张柏芝两人的恋情曝光,次年分手时,外界谴责他是抛弃张柏芝的负心汉。一场美好的相遇,不仅于事业上毫无助益,却最终为他赢来“薄幸名”。

  及至东山再起之时,他所属的唱片公司又不幸倒闭;转到内地发展,却遭遇“灾区作秀门”。此后,陈晓东鲜少接拍内地影视剧,他转战至台湾接拍偶像剧,在新加坡也有电影《孩子不坏》、《绑架大明星》等。他说从来没有想过退出,因为娱乐圈对他来说最大的吸引力在于“创作”,但同时他也并不知道应该如何描述未来,“因为还没有发生”。

  他自有当下的状态,结婚,生子,看剧本,做歌曲。他说,想做一张没有那么伤心的唱片。但至于是不是一张“唱片”还很难说,“具体的要看时间、机会,我们老说计划,但是很多时候都会有变化。”

  陈晓东:没有,完全不愿意,因为我出道就是和一个唱歌老师(戴思聪)来学唱歌,所以没有想过会演戏。但是我喜欢看,看电影、电视剧,小时候看《神雕侠侣》,我跟弟弟也会在家试着演,跟着华山论剑,我也有自己的电视剧偶像,苗侨伟[微博]、黄日华、黄杏秀等,那个时候好喜欢黄杏秀。但是从没想到自己会跑到那个方格里。

  新浪娱乐:你第一部拍的戏是TVB的《僵尸福星》,当时是不是也有很多状况?

  陈晓东:状况百出。香港的工作时间都是很长,记得我们的通告常常会出0628,就是工作时间超过24小时,凌晨4点收工,早上6点接着开工,只有两个小时休息。这个时候要么找个小房间躺在椅子上休息一下,要么就花上一个小时的车程再回家洗澡。而且那个时候没有流行卸妆洗面奶的东西,TVB有一桶蜡,给大家卸妆。男孩子也不会准备很多东西去护脸,旁边挂着快餐厅用的纸,长方形,折成4条就往脸上擦,有时候睁不开眼睛,像小丑一样。化妆间旁边是开水,有时候没有水,只滴个几滴下来。有时候下午拍戏回来,妆都融了。而且有次我妈来探班,还碰上一场戏我被连续扇了6个巴掌。

  陈晓东:经过很多的状况、时间、事情,很多东西都需要刺激一下,让自己在拍戏中验,怎么把真实的感情弄出来。比如有次拍完之后,我觉得自己其实也有投入感情、精力,那场戏我问苏玉华,觉得我还行吗?她说了一句,戏不是这样演。她这样说很好。我真的察觉到自己到哪个程度,然后再去看其他的演员,怎么在演戏中去投放真实的东西。

  新浪娱乐:《兰陵王》的幕后班底并非首次合作,十年前杨登魁曾安排你和大S[微博]搭档拍摄了《倩女幽魂》,这部戏的总监陈玉珊[微博]和你是怎样的因缘和他们产生交往的?

  陈晓东:演《倩女幽魂》是十年前了,文隽[微博]一直拽着我说,一定要拍这个剧。我说我要出唱片,他说哎呀跟你讲得火都滚了。后来杨老板(杨登奎)特地从台湾飞了过来,就拍上了。又过了很长时间,玉栅姐开新剧,我在台湾刚刚发完片,就聊啊聊,不知道怎么又聊到我,就叫我演严凯铭这个角色,也是一个企业家,我觉得是一个新的面貌就尝试了,也可能很幸运,那样的角色观众很受落。后来她有机会开拍《兰陵王》,就联想到我来拍宇文邕。其实说实话,真的没有说,一定要拍哪些。

  陈晓东:嗯,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,因为那样的角色是没有看头的。对不起啊,我这么讲。这些角色就是不温不火的东西,我从来都是喜欢有棱有角的,非常分明的人物。但是青春爱情剧,尤其是那个时候我唱歌的形象,他们喜欢找也很合理,只不过我不喜欢而已。

  陈晓东:刻意也没有用。不是你刻意就能成的。你问我选择什么,或者我想拍什么,不是的。应该问,大陆台湾这么多导演,他们这么多戏,哪部戏愿意用我。

  新浪娱乐:从《倩女幽魂》到《兰陵王》,十年中碰不到自己喜欢的角色会不会着急?

  陈晓东:没有,着急没用,着急是一种幻想,做事业是一步步往前走,把握好每一个东西。从我对戏剧有兴趣,就会假想一个目标,但是尝试靠近这个目标的时候,会经过一些途径,尝试啦,不断的尝试。这就是一个阶段。

  陈晓东:那肯定。你现在看我好好的坐在这边,心态平和不就好了吗,所有的答案不就在这儿了吗。我不是那种跑出来老要跟大家讲悲惨人生的那种人,我没觉得要搏这样的同情。

收缩